只能往前冲…… 而今

2019-08-30 01:25

74岁的老人汪桃二回忆起那天的情形,依然心有余悸。她说,上午11时左右,她正用煤气罐烧火做饭,可能是由于罐体老化漏气,煤气罐一下子就着火烧了起来,“我的裙子、头发都被烧着了,幸亏院子里有积水,跳到水里捡回一条命。”

处置完险情,熊飞和他的同事们又冲锋在抗洪抢险和治安维护的一线。

稍微歇口气,熊飞罩着湿棉被第四次冲了进去,这一次,“火龙”终于被压灭。可罐体的温度依然很高,仍有随时爆炸的危险。

“说不害怕肯定是假的,刚开始一走近我就下意识地退了出来,但看到不远处5个老人、小孩在吃饭,这栋老楼里还有不少人,被洪水围困一时转移不出去,就感觉自己没有任何退路。”熊飞答道。

刚参警不久的何博冲了上来,熊飞一把拦住他说:“跟在我后面!”自己一个人扛着湿棉被往里冲。

他说,当时情况太紧急,罐子都烧红了,非常危险,自己的神经也高度紧绷,以至于很多细节都是两三天过后,才慢慢回想起来。

熊飞巡视的石河镇汉北河大堤,几位守堤的干部群众指着他说:“看,这就是冲进火海排险的‘抱火哥’。”他们说,熊飞英勇灭火的故事,早已在大堤上流传。

入梅以来,天门市石河镇遭遇三轮洪水袭击。7月23日,石河中学教师宿舍院内的积水1米多深,断水断电断气,有一些老人由于行动不便仍留守在家里。

“我以前处置过4次煤气罐着火险情,虽然这次比前几次要危险得多,但我比他们有经验,当然得自己上。”熊飞淡淡地说。

此时,火苗滋滋地从厨房的窗户往外冒,灶台下煤气罐罐体被大火包裹燃烧,罐体上半部分已经被烧得通红。

目睹救险全过程的退休教师田孝礼清楚地记得,当时熊飞让周围的群众退到一边后,又让跟他一起来的两位年轻警察退出去。

在近一个月时间里,他每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,有时几天几夜没法合眼。他带领全所10多位民警协警一起,连续两天两夜参与封堵一段河堤溃口,转移受灾群众1000多人。

在往罐体又浇了几桶水降温后,熊飞一咬牙冲上前去,用湿棉被包裹住喷火的阀门口,扑灭了明火。随后,他隔着棉被抓起煤气罐,将这枚“定时炸弹”扔进院子里的积水中,彻底排除了险情。

在7月1日以来的特大洪涝灾害中,熊飞的身影出现在转运群众的皮划艇上,在抢险排险的大堤上,在受灾群众安置点里,在百姓房前屋后的巡逻中……

而今,走进石河中学老宿舍楼,群众对熊飞赞不绝口:“烧红的煤气罐随时可能爆炸,但为了群众的安危,他敢于冒着生命危险去灭火,这样的警察太英勇、太不了起了!”

“大家赶快走,煤气罐子可能要爆炸了!”熊飞意识到危险,立即提醒大家。

熊飞一边指挥群众疏散,一边到旁边的屋里拿来两床棉被,用水把棉被打湿扛在身上往厨房里冲,水浇过的棉被很重,没到跟前就滑落了,四处乱窜的火苗烤得皮肤发烫,熊飞很快退了出来。

站在记者面前的熊飞,个子不高、身材中等,脸上有些疲倦。一身干净的警服,衬托出这位中年警察的干练。想起那天发生的一幕幕,他仍然情绪激动,事后想想可能后果,至今有些后怕。

随后,熊飞决定先给罐体降温。他和同事不停地提水往里浇,浇了一二十桶后,熊飞试图把浇过水的棉被塞到罐体另一面,可大火形成的热浪再次将他逼退。

“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公安民警,确保人民生命安全是我的职责,在煤气罐随时可能爆炸的紧要关头,我没有退路,只能往前冲……”

稍作整理,熊飞又扑上前去。这次他改变了策略,在离煤气罐大概1.5米的地方停下来,用力将湿透的棉被扔了过去……果然奏效,“火龙”被压住了一小半。